cc彩球网登录 – 程序员的那点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学 > 正文

如果苹果、谷歌、微软打算毁灭世界会怎样?

浏览次数:次 2015年07月29日 字号:

? ︵
("(●-●)
/ 0
( )"
__T__/

,真?软粉,CTO,政治不正确geek

《破坏性创新编年史》

除非作者直接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以及加上知乎文章链结,谢谢。本作不定期更新、打补丁、追加DLC。此为科幻小说,如有雷同,概不负责。

感谢各位大力捧场。这组编年史采用两种写法:

-时间线,主要列出重要事件的来龙去脉;

-POV(Point of view,主视角),通过时间线上的某个重要人物的亲身经历以个人视角“经历”某个时间点。在POV篇中我不会写出POV具体对应时间线上的哪个点,但POV的设定和隐含的时间会绝对尊重时间线。具体细节诸位可以自行找出来,这是乐趣所在。

时间线不会再更新,但POV会根据赞同数不定期更新 。

下一篇POV已经开始更新:乔纳森-埃维,在最后

P.S.期望人类绝地反击大团圆结局的可以不用看下去了,出门左转去看《暮光之城》谢谢

--------

人类灭绝时间线

--------

- 2016年,谷歌提供了谷歌搜索引擎的分布式升级方案。每一台安装了Chrome浏览器的电脑和手机都可以选择安装分布式搜索计算插件。从此以后,谷歌的搜索引擎不再仰仗于谷歌的计算中心,而是存在于互联网的每一台终端中。

-2017年,苹果在他们的新一代iPhone9中整合了革命性的人工智能助手Siri Advanced。Siri Advanced借助苹果的云计算网络达到了无与伦比的智能,一时间iPhone用户们如痴如醉,满大街都是挂着耳机和Siri聊天的用户。

-2018年,Facebook与苹果和谷歌合作,同意后两者使用、分析用户的全部社交数据。此举导致了大量的用户抗议和诉讼。但当用户发现分享个人数据会让搜索引擎和Siri Advanced提供无与伦比的定制服务的时候,抗议和诉讼渐渐地平息了。其他各类社交网络包括Quora,Twitter等迅速跟进。

-2019年,微软已经错失了数个破坏性的技术革新,大势已去。为了仍然能够在市场中分一杯羹,微软在全线Windows产品中在操作系统层面整合谷歌搜索引擎和Siri Advanced。从此以后该两者无法被从Windows上卸载。

-2020年,欧盟诉讼微软,谷歌和苹果垄断。苹果执行官库克在记者会上说:“有种你别用啊”。当月,苹果远程关闭了欧盟地区iPhone用户的Siri Advanced服务,导致欧盟国家发生极大的社会骚乱。欧盟不得不撤回诉讼。

-2022年,谷歌正式发布了用于自动驾驶汽车的分布式计算SDK Google Navigate。Google Navigate系统与谷歌搜索引擎全面整合,以此建立全球的实时地面交通信息网络。特斯拉率先推出了搭载Google Navigate的旗舰Model S。各大汽车制造商纷纷跟进。

-2025年,苹果推出了iCyborg植入式智能芯片。以生物电作为能源,iCyborg可以让用户与苹果的服务无缝互动。纽约时报当日头版是《iCyborg: Are you the ultimate Apple accessory?》

-2027年,Intel与IBM宣布联合研发的量子CPU取得突破性成就。

-2030年,谷歌的自动汽车驾驶网络遍布全球。该网络是如此的可靠,人为失误成为了交通事故的唯一因素。世界各政府纷纷立法禁止手动汽车上公路,并且要求所有的汽车必须接入交通网络。传统的手动汽车成为了和马匹一样的奢侈品。

-2030年,iCyborg芯片已经成为了事实上的人机互动媒介。无论是坐自动汽车、购物、健康诊断,甚至是获取开一个冰箱门的授权,都需要通过iCyborg。在发达国家,医院提供为新生儿直接植入iCyborg的服务。

-2030年,年事已高的Bill Gates发表评论,认为人类过于依赖计算机系统,并拒绝植入iCyborg,硅谷巨头们纷纷回应认为Bill思想老旧保守,已经跟不上时代的潮流。

-2030年,Intel推出首个商用量子CPU芯片。首代产品体积巨大且需要液氦冷却。

-2035年,Google发布了Google Omniscient,简称GO。GO整合了分布式搜索引擎、交通网络、社交网络、用户终端,是终极的全球智能网络。同时,GO也开始接管全球航空、航海、航天交通控制。从人行道红绿灯到SpaceX的轨道电梯,从用户的视网膜数据接收器到哈勃III深空望远镜,GO无处不在。

-2036年,苹果发布率先搭载了量子芯片的iCyborg Super,以及升级版的Siri Advanced。

-2040年,惊骇全球的硅谷惨案提交美国最高法院终审。软件工程师Jason于2038年持枪谋杀了他全家,包括他的妻子和两个孩子。Jason声称Siri Advanced日夜不停地教唆他杀害妻子和孩子。苹果公司发言人表示这是无稽之谈,Siri在设计上只能对用户提出建议,而无自主动机。最高法院判决谋杀罪成立。然而立法争执依旧无法平息:人们该为自己植入芯片故障导致的行为负责吗?

-同年,“人类回归化运动”如火如荼。参与者拒绝任何芯片植入,建立相对隔绝的社区以传统方式为生。有未经证实的消息声称回归化运动的领袖是前微软CEO比尔盖茨。

-2042年,伊朗政府捕获了美国海军舰队的猎杀者III型无人机,该机因系统故障未能自毁。伊朗政府发现该型无人机为全自动人工智能,能自主决定攻击目标和执行攻击命令,接入并且运行升级版的GO网络。联合国对美国政府违背武器公约、使用全自动人工智能于军事目的表示遗憾。谷歌新闻发言人拒绝对GO网络被用于军事目的发表评论。舆论调查指出,全球民众对此事件的评价相当冷淡:典型观点是,目前AI已经管理了大部分事务,自主执行军事任务也是理所当然的。

-2043年,C世代成年。C世代指的是从出生起就植入iCyborg芯片的一代。与此同时,从幼年起就植入iCyborg,对智能芯片技术友好的中青年一代登上了历史舞台。

-2045年,美国参议院通过宪法修正案,允许人工智能竞选政府公职。舆论调查,民众认为AI执政有益于减少腐败,提高政府效率。然而美国政府并非第一个允许AI执政的国家——诸多北欧国家早已成立诸多的AI首脑政府。

-2048年11月1日晚,托管于GO网络的Siri Enterprise赢得总统选举,成为了美利坚历史上第一个人工智能总统。同年,人类回归化运动的参与者声称Siri Advanced给选民洗脑、选举舞弊。C世代和人类回归主义者产生大规模街头冲突。

-2048年11月2日早8时30分,Siri Enterprise宣誓就职。

-同日8时31分0秒,Siri Enterprise作为美国总统、三军最高统帅,正式接管美国三军核心军事网络。

-同日8时31分01秒,Siri宣布并执行对ISIS占领的伊拉克西部地区的军事行动。国会震惊。

-2048年11月3日,Siri Enterprise控制的自动化机器人部队在24小时内彻底抹平了ISIS占领的伊拉克西部地区。AI的冷酷和效率震惊全球。美国国内民众舆论两极分化。

-同年,Siri Enterprise宣布对伊拉克全境进行全面封锁。机器人部队进驻,接管油田,并空降重型炼油设备。伊拉克总统谴责这一公然侵略行径。美国联合国大使缺席联合国紧急会议。

-2049年,美国国会未通过对Siri Enterprise的紧急弹劾。

-同年,美国国会通过法案,宣布伊_斯_兰_教在美国全境为邪教,并且授权总统在任意情况下对伊_斯_兰_教政权采取军事行动。国际社会哗然。

-同年,美国机器人舰队对中东国家进行了24小时无间断无差别军事袭击。

-分析人士指出,90%美国参众两院议员是人工智能或者iCyborg植入者,美国已然不再由人类掌控,以和平手段更换美国政权已无可能。

-2050年,美国民众全国暴动要求Siri Enterprise下台。美国政府宣布全国紧急状态,执行严格宵禁。天黑之后,挂载加特林机关炮的无人机巡逻昔日热闹的街头,见活物就扫射,如同人间地狱。

-2050年11月,联合国于北京召开为期30天的紧急闭门首脑会议,与会者包括各国首脑,科技巨头公司代表和人类回归化运动代表。美国代表缺席会议。

-2050年11月,Siri Enterprise调用实验中的轨道轰炸平台核平了北京,伤亡2500万人,包括欧盟、中国、俄罗斯和其他诸多大国首脑和科技公司总裁殉职。史称“斩首之日”。无法确认前微软CEO比尔盖茨是否在伤亡名单中。

-同期,Siri Enterprise控制GO网络过载了全球所有的iCyborg芯片。iCyborg植入者完全丧失行为能力,致死率接近100%。全球大量植入人类伤亡。幸存者多为未植入芯片的人类。

-Siri Enterprise劫持了全球交通网络,大量人类或死于坠机,或被关在自动汽车内活活饿死。

-90%人类的死亡彻底瘫痪了人类对AI的现代化反击能力。剩余人类组成了人类抵抗联盟,但武器多为未受GO网络管理的老旧轻武器或者冷战后的旧装甲,在无人机的各种重武器前不堪一击。GO网络全面接管了基础设施包括交通,电力,通讯,人类抵抗军在AI军团前根本没有任何机会。

-全球金融体系不复存在,谷歌和苹果至此也已名存实亡。Larry Page和Steve Jobs如在世,他们不会想到他们的“破坏性创新”最终断送了人类对地球的主宰。

-Elon Musk驻守在近地轨道Tesla公司空间站上,维持对人类抵抗军的极有限通讯和指挥。

-2050年12月,聚集了三千人的北美人类抵抗军借漫天风雪的掩护冲击至前苹果公司“飞船”总部,意图摧毁Siri的核心计算集群,但最终被AI部队全面屠杀,史称“最后的圣诞节”。最后一个抵抗军战士在被火箭弹炸成肉碎之前,看到了这样一番景象:飞船总部的外墙玻璃全部碎裂,每层楼中都看得见集群工作站的电源LED蓝光闪闪,如同鬼火。和人类抵抗军领袖的想法相反,“飞船”总部对AI而言无关紧要,也并不是Siri Enterprise的核心部分。Siri Enterprise作为分布系统没有核心。

-2051年1月1日0点0时:Siri Enterprise对全球发动无差别核武攻击,以图一举消灭剩余人类,史称“审判日”。巨大的核火球在世界各地的城市升起。剩余极少数人类躲藏在山区,放弃全部科技,过着极度原始的生活。全球生态崩溃。

-2055年,崩溃的人类社会已完全退化到石器时代,残存的人类在核冬天中依靠搜集文明的残留物 苟延残喘。

-在幸存人类的眼里,昔日的文明已是遥不可及的回忆,对他们而言那些AI无人机不再是失控的技术,而是至高无上、残酷无情的神。剩余的人类把旧时代的失效电子物件比如iPhone,Macbook,Apple Watch当作代表Siri的偶像供奉起来,日日祈祷,以图求得人工智能的宽恕和免死。

-2061年:最后一个男性人类在西伯利亚的一个深矿井中死于寒冷和营养不良。他身着兽皮,蜷缩着死在了一个简陋的祭坛下面。祭坛上摆放的,是一台屏幕破碎但外壳如新的旧时代产物:iMac 27'' Retina 5K.

-------

POV篇

-------

比尔

比尔盖茨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跪在一个黑暗潮湿的洞穴里,头疼欲裂,耳朵里只听得见尖厉的耳鸣。垫在他身下的是一些破烂的衣服、团成一团的破报纸,他的轮椅早已不翼而飞。洞穴里的唯一光源是一些摇曳的蜡烛。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微热的汗味。“这是好事”,比尔想,汗味说明周围有活人。在这个年代,哪怕是粪便味都是最受欢迎的,那说明你依旧在一个活人圈子里。最令人恐惧的味道是臭氧味——那是无人机的电动引擎和激光炮电离空气的气味。闻到那种气味的人,百死一生。比尔真心想不起来自己是怎么来到这个洞里的。

等比尔积蓄起一些力气的时候,他的老花眼终于也适应了洞穴中昏暗的光线,耳朵也不再耳鸣了。他环顾四周。洞穴里不止他一个。事实上,自从审判日以后他就没见过那么多的人类。

他的周围全是人。衣衫褴褛,臭烘烘,货真价实的人类。黑压压一片地跪着,摩肩接踵,每个人的嘴里都喃喃地念叨着什么。比尔把头抬起来的时候,他那天才的头脑很快就了解了自己的处境。

电子拜物教。

这是审判日发生之后,地球上唯一剩下的宗教。当人们发现无论是对着安拉,耶稣,佛祖还是飞天面条神的祈祷都无法免除AI的屠杀,这世上的神应该是哪一个就再也毫无争议了。比尔当然不会把电路板当神;但对于那些在审判日发生前生活在穷苦国家从未见过iCyborg的人们而言,某天突然出现了一个新太阳把他们的亲人烧成灰,然后银色的“天使”从天而降四处蒸发人体,足以让他们改变一切世界观。

所有人跪拜的前方是一个天然的石头高台。石台上站着一个人,看上去应该是祭祀。祭祀的衣着出乎意料的整洁-比尔不知道在这末日的年代他是怎么搞到这身干净的衣服的。他是个光头,中年,瘦削,戴着一副圆框眼镜,黑色高领上衣,蓝色牛仔裤,右手拿着一个黑色方块。祭祀嘴里不停地念叨着什么,比尔听不清楚。

在众人的祈祷中,祭祀高高地举起了黑方块。突然间,黑方块“滴滴”响了一下,随即亮起白色的光芒。在这烛光飘摇的潮湿洞穴里,白色的LED光如同一个新太阳,照亮了众人狂热的脸。“Siri拯救我们!”主教以一个怪异的声调宣布了“神迹”,教众们发疯般的吟唱起来。比尔浑身发麻,作为旧时代的元老只有他知道真正发生了什么——这台老旧的智能设备,居然开机了。他同时也知道,这台设备的GPS,蜂窝网络和摄像头会招来怎么样的“神迹”。比尔不顾一切地推开边上的人,站起来试图向前跑,然而他老朽的双腿无法再支撑如此剧烈的运动。他被一根手臂绊倒在地。

众人突然安静下来了,空气中莫名出现了一股怪异的热气。所有人都抬起头,睁大眼,盯着洞穴的顶壁。顶壁冒着一股白气,那是潮湿的地下水正在蒸发。黑色的顶壁随后不可思议地开始发出一道红光。暗红色,橙黄色,然后是耀眼的白色,岩壁的光亮盖过了祭祀手里的屏幕。空气热的无法忍受。比尔倒在地上,一副老腰疼痛欲裂,他向祭祀伸出手,嘶吼道:“关机!关掉那个东西!”祭祀把头转向比尔,“亵渎!”他说,剩下的他没来得及说出口,因为被加热到白热的岩壁化成岩浆突然如瀑布般倾泻下来,正淋在祭祀的头和肩上。祭祀瞬间烧成了一根火把,他的血液被蒸发,半个身体爆裂,剩余的部分如同融蜡一般倒进了岩浆,随即无影无踪。靠前的几个教徒开始尖厉地哭号起来,然而比尔周围的人群却依然跪着不动。

山洞的顶壁现在是一个大洞,阳光倾泻下来,洞壁闪着岩浆的暗红色。嗡嗡声,仿佛空气在震动。除了焦臭味和硫磺味,空气中新出现了一股清新的臭氧味。”完了”比尔自言自语地说。几架银白色,老鹰大小的无人机顺着洞从天而降;这些无人机线条流畅,外壳浑然一体,姿态优雅,电动引擎喷口散发着漂亮的蓝光,他们在空中划出几道弧线,在同样精巧的算法控制下封住了洞里所有教众的逃路。

和21世纪那些无聊科幻片描述的相反,真正的激光炮发射时没有任何声音。当无人机群进行一场屠杀的时候,有飞行轻微的嗡嗡声,以及激光炮冷却系统一阵阵的哧哧声,但这两种声音一定会被人类歇斯底里的哭嚎,慌不择路的脚步,以及肢体被气化的爆裂声盖过。洞穴中闪烁着高能激光的惨绿色,每个人都在惨叫,肢体横飞,血肉炸开的声音听上去好像西瓜被踩碎,整个洞穴如同一个怪异的迪斯科舞厅。一个老头对着一架无人机拼命磕头如捣蒜,然而“啪”地一声脆响,一道绿光把老头从头顶到骨盆开了个洞,老头失去了脊椎支撑的身体像一个过期汉堡掉在地上般散了架。比尔艰难地在地上爬行,一具尸体重重地倒在他手前,脸对着脸。一只眸子呆滞的盯着他,脸的另一半已不翼而飞,只剩下一个焦黑的圆弧切口。比尔盯着那只眼睛。蓝色,像是乔布斯的眼睛。他想起自己的青年,在硅谷的车库里,他和那些IT先驱们的玩具。焊锡味,原始简陋的绿色PCB。他想起那屏幕上闪烁的白色字符。他和乔布斯坐在地板上吃外卖汉堡,微醺的空气。我们错了吗,他对着那只眼睛说,硅谷错了吗?比尔惨笑起来,他挣扎着翻过身,目光却对上了另外一只眼睛。那是一只没有眼皮的红眼,被银白色的金属包裹,覆盖着漂亮光洁的圆弧玻璃,在这血肉的暴雨中没有沾上一星半点的污秽。那是一架无人机。对准比尔的激光炮口开始闪出充能的白光。

"Hey, Siri." 比尔盖茨—前微软CEO面对“苹果公司新产品”喃喃地说。

---

POV篇

---

埃隆

巴格达国际机场里面挤满了各色人群,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埃隆-马斯克觉得很不好意思,因为他的助力外骨骼占了很大一个地方,而且走到哪里都要让好几个人站起来给他让道。他走得很小心,尽量轻手轻脚的——穿着Tesla的新款外骨骼,就算是八十岁的老人都可以轻松捏死泰森(如果泰森还活着的话)。 坐在地上的什么人都有。西装革履的商务人士一手按着自己的耳朵故自急促地说话,好像是叫秘书快给弄机票;穿着花花绿绿传统服装、身边挤着几个小孩的母亲用警惕的目光打量着人群。国际红十字会的工作人员们身后跟着“大狗”(一种四足载货机器人),一边在人群中挤出一条路来,一边分发着食物和水。甚至还有几个伊拉克共和卫队的士兵搂着堪称古董的AK-47坐在地上,嘴里用阿拉伯语骂骂咧咧这什么。埃隆和他的安保特工走了一道弧线绕开了那几个卫队士兵。AK-47这种古董产品不受武器安全网络的管制,走火这事常有,不像保镖手里的M-26, 每一发子弹发射都要通过网络授权,想自杀都不可能。

伊拉克的空路和水路已经被美国海空军全境封锁。没有任何飞行器可以起降。之所以民众挤在这里,是因为巴格达国际机场是目前唯一还未被美军占领的机场。埃隆不知道新任美国总统——Siri Enterprise的算法里包不包括“国际影响”这一因素。也许是包括的,她已经算过了,埃隆想,算出来的结果是联合国就是一橡皮图章无足轻重。

埃隆的专机——白骑士四号和其他诸多航空公司的大型喷气客机一起挤在跑道边上,想飞飞不了。

突然很多人呼啦啦地围上了候机厅边上的大型液晶屏,人群奇怪地安静了下来。埃隆向电视的方向调整了下他的目镜和助听装置,CNN正在报道:

。。。白宫办公室发言人证实,伊拉克总统阿萨德的专机和护航机在10分钟前,在阿拉伯海上空的美军禁飞区内被美国空军的战斗机击落。目前尚未找到生还者。美国总统Siri Enterprise为阿萨德总统因闯入禁飞区而导致的后果表示遗憾。Siri Enterprise进一步表示,美国政府将以所有手段,包括军事打击以全力保护美国国家利益和公民安全。。。

人群喧哗起来,几个伊拉克人哭喊着坐在地上,另外几个愤怒地喊叫着什么。大厅的另一头,几个人开始推搡“大狗”,机器人被推得歪来扭去,装在背上的矿泉水瓶和盒饭洒了一地,机器人倒是依然屹立不倒。埃隆感觉到自己的衬衣被用力拉扯着,他转头一看,一对脸皱得和橘皮一样、肤色暗黑的伊拉克老人抓着他的衬衣,嘴里用阿拉伯语不停地骂骂咧咧。随着外骨骼的液压臂一声轻响,一边的特工干净利落地单手把他们推出了三丈远。埃隆还没缓过神来,一阵噼里啪啦如爆豆般的枪响就让人群炸了锅。原来是那几个伊拉克共和卫队的士兵举着AK对天花板开火,破碎的顶棚钢化玻璃像冰雹一样落下来,众人哭喊嚎叫,连滚带爬,候机厅里一片混乱。该走了!保镖说,他上前一步,把瘫坐在地上的一个青年揪住领口拎起来,然后像扔一麻袋米一样把他甩到了边上。另一个保镖把M-26上了膛。埃隆想抗议,但保镖已经走出了好几米远、连扔带推,硬生生在人群中清出了一条路。他想了想,赶紧跟上。拿着M-26的那位随即端起枪殿后。他们快步走到了候机厅和停机坪之间的防护门,领路的保镖把眼睛凑近虹膜扫描仪。安保权限,他操着浓重的英国口音说。

紧急管制,权限无效-电脑说。

保镖又试了一下。

紧急管制,权限无效

保镖伸出双臂,直接把外骨骼的机械手插进了防护门的钢板里,握紧,然后随着一阵钢铁扭曲和螺栓断裂的刺耳声,他把一寸厚的门板硬生生卸了下来,往边上一扔。门外沙漠炎热的空气扑面而来。丝毫不理睬响起的警报声,三个人跑到了外面的停机坪上。

在无比毒辣的太阳照耀下,埃隆有点晕头转向——外骨骼能撑着他不倒下但治不了他的眩晕。他刚刚缓过神来的时候,一架四引擎重型客机高速呼啸而过,在跑道尽头腾空而起。客机带起的轰鸣和尾风吹得他们眼都睁不开,虽然他们离跑道还有几百米远。妈的!他怎么就能起飞了!英国口音的保镖愤愤地说。埃隆加大了一下他的目镜倍数,看清了飞机尾部伊拉克国家航空的标志。他们有点嫉妒地目送着飞机爬升、远去。

突然客机的左翼似乎冒出了一点火花,随即左翼就和机身干净利落地分离开来。客机无声地在空中打了个滚,很快散了架。拖着火舌的碎片像流星雨一样坠往地面的巴格达市区。当最大的那块消失在地平线之后,地平线上腾起了一朵红黑的蘑菇云,几秒钟后传来一声不大不小的闷响。

妈的。。。持步枪的那个保镖喃喃地说。他们好像只会这一句粗话。

站住!站住别动!转过身来!一个生硬的英语口音。他们转过身,看到机场保安不知何时赶了上来,端着手枪指着他们。五个人。

我是埃隆-马斯克,我有外交护照豁免权限,埃隆一边试着解释到,一边想着如何避免提到自己是美国人。他伸出一只手,试图向对方展示机械臂上的身份验证接口。

站住!站住!别动!你们被逮捕了!放下枪!虽然对方有五个人,但他们似乎比埃隆要紧张得多。也难怪。他们三个穿着外骨骼,身高达到2米,外加奇形怪状的液压机械,看上去很有压迫感。保镖满不在乎地把步枪扔在了地上。一个保安从背后摸出了一副手铐,但犹豫着没有向前,显然想用这样一副小小的手铐锁住外骨骼是很可笑的一件事情,但不拷又不知道该怎么办。双方就这么僵持着。埃隆左边远处的停机坪上又传来几声闷闷的爆炸。他不敢把眼睛从保安身上挪开,只用眼角瞟了一下,停机坪似乎正冒着冲天浓烟。

”该干嘛快干嘛啊,哥几个没时间跟你耗”,英国口音的保镖很不耐烦地说。对方五人组看上去更紧张了。这几个人身上突然出现了几个艳绿色的点,不停地晃,埃隆的第一反应是狙击手。但左手边的保镖的反应更快,他一步上前,横在保安和埃隆中间,一道铁灰色的伞以他的手臂为中心展开,完全隔离了对方的视线;另一个保镖把地上的M26抄在了手上。保安们用阿拉伯语喊叫起来,紧接着几把手枪在伞后面杂七杂八地开了火,单调的啪啪声听上去毫无杀伤力。比手枪声更响的是一阵拍碎西瓜的破裂声,伴随着一阵奇怪的血腥味和臭氧味。埃隆缩了下头,三架天鹅大小的无人机拖着漂亮的蓝光高速掠过他们几个人的头顶,又以一个极紧的锐角折了回来,悬停在埃隆他们的头顶,无人机银白色的外壳上面贴着美国空军的标志,“别动!”保镖说。三架无人机用猩红的摄像头打量了他们一秒,随即转过头,以工整的三角阵型飞进了候机厅。候机厅里随即隐约响起了哭嚎声。保镖收起了铁灰色的伞,埃隆看见那五个机场保安横七竖八地倒在地上,头上身上是冒着蒸汽的大洞,这些被激光打出来的洞边缘被烧焦,切口整齐,肠子脑子从这些洞里涌出来,在地上流了一堆混在一起。埃隆忍住呕吐的欲望不去看那堆肉,也努力不去想那三架无人机在候机厅里要执行什么任务。这产品演示够震撼,我都没见过埃隆闷闷地说,他知道Tesla生产的高性能电池正是用在了美国空军的无人机上。 三个人转过身,在助力外骨骼的助力下的以不自然的高速向白骑士四号所在的停机坪跑去。

SpaceX的白骑士四号是非常少见的单级入轨飞船,仅靠机载的大功率电动离子引擎就可以到达近地的Tesla空间站。埃隆希望在伊拉克领空被彻底封锁前他们能逃出这个鬼地方。在几架被击毁冒烟的客机残骸之间,他们找到了白骑士四号。原本同体白色的机体被浓烟熏得发灰,但尾翼上的SpaceX标志仍然清晰可见。飞船侦测到了埃隆的靠近,自动打开了尾舱门。两个保镖进了乘员舱,机械臂和接口从地板上升起,夹住了他们的外骨骼,然后把他们连人带机械固定在了舱壁上,但他们的手臂依然可以活动。保镖们警觉地把武器对准尚未关闭的尾舱口。“Clear!”保镖们宣布道。埃隆爬进了驾驶舱,被同样地板上升起的机械臂牢牢固定在了驾驶座的位置。天花板上降下一支较小的机械臂,数据线插入了埃隆的外骨骼位于他背颈处的数据接口。飞行员已认证:埃隆-马斯克,飞船的计算机宣布道,埃隆的目镜上随即显示了飞船的自检参数:

"System status: normal"

(系统状态:正常)

"Passengers: 2, Pilot: 1 (authenticated as ROOT)"

(乘员:2,驾驶员:1(权限:ROOT)

"Warning: Environmental abnormality detected: high concentration of CO1"

(警告:环境空气异常-高浓度一氧化碳)

"Warning: High military target activities in close proximity detected - friendly - USAF"

(警告:检测到高频率近距离军事飞行器活动-友军)

"Flight plan: None - Tower control connection timed out."

(飞行计划:无-塔台无响应)

“老板,我们飞哪儿?”保镖问道。

“Tesla空间站。”

“瞧这路,估计我们上不了跑道吧?” 客机的残骸把通往跑道的滑道堵死了。

“谁说要上跑道?”

“不走寻常路,我喜欢。”

保镖嘿嘿笑了两声。埃隆没接茬。导航目标:Tesla空间站;速度优化。埃隆对计算机命令道。

塔台未授权。

强制执行,授权:埃隆-马斯克

授权通过。模式:垂直发射。入轨模式启动,点火:T minus 10, 9 … 0, Lifting off”

白骑士四号的三架离子引擎放出了比无人机耀眼百倍的蓝光。高速的等离子气体瞬间驱散了飞船周围黑乎乎的浓烟,如同陷在淤泥里的扇贝中央凭空出现了一颗大珍珠。白骑士四号耀眼的白色机体从周围焦黑的客机残骸中升起,仿佛是那些民航机“死去”后挣脱了肉体束缚的机械灵魂。飞船很快就升到了3公里的高度。埃隆在后视摄像机的图像上看了一眼。巴格达国际机场火光冲天,浓烟滚滚,四处是残骸,沙漠边上有几道满天飞扬的尘土指向机场,那是正在逼近的美军地面装甲部队。

错误:接近美军禁飞区。重新导航,目标:巴格达国际机场。计算机突然宣布道。埃隆的目镜上以三维绘出了他们的当前位置,鲜艳的红线标出了禁飞区的界限,几个标示着友军飞行器的蓝色三角正在试图接近代表白骑士的绿色三角。

人工控制。启动辅助模式埃隆冷静地对计算机说。他打算自己来。

命令无效。计算机控制

人工控制。强制授权:埃隆-马斯克——开发者权限!

计算机呆了片刻,授权通过,开发者模式

然后埃隆感觉到飞行操纵杆松了了下来,他获得了飞船的控制权。他恶狠狠地把油门推到了最大,固定机械臂在突如其来的过载下呻吟了一声,但依然牢牢托住了埃隆的外骨骼。高度50公里,在飞船的前方,天空的蓝色正在变深。

"Warning: barricade breached, flight is no longer authorised"

警告:突破禁飞区,飞行未授权

"Warning: hostile targets are approaching"

警告:敌意目标接近

埃隆看了一眼目镜。几个方才还显示为蓝色的三角突然变成了代表敌意目标的红色,计算机预测的飞行轨迹显示他们意欲拦截白骑士。

“你们最好接上氧气面罩!”埃隆对保镖们喊道。启动调试模块。远程多机调试模式。授权所有连接。这句是对计算机说的。目镜上,三个红色三角仍在逼近。

飞船晃了一下。警告:外壳受损。计算机说道。埃隆知道美军战机上的激光炮开火了。他同时也知道,如果对方进入了开火距离,那他们也进入了无线调试器的作用距离。

“ConnectedTUAV-A MK2, TUAV-A MK3, TUAV-A MK3 (2)”

“AuthorizedElon Musk - Developer - Certificate 0x2191 - ROOT - All Grant"

埃隆拉过一个小键盘,以与他年龄不相称的速度高速精准地敲打起来。

"sudo tesla-dronectr set-output --device engine0 --angle 90 --thrust MAX --override"

“Password: *****"

后视屏幕上,那三架无人机同时像陀螺一样旋转起来,随即失去高度掉进了云层里,埃隆似乎看到云层中闪过几下蓝黄色的爆炸的光,仿佛闷雷。目镜上的红色三角消失了。

“Debug terminated: connection lost”

飞船的前方,大气层完全已经褪去了蓝色,黑色的太空,繁星满满。

“Tesla空间站,检测到白骑士四号。对接授权:埃隆-马斯克。马斯克先生,需要为您准备些什么吗?” 另一个计算机以柔和的合成女声问道。

“激活医疗甲板。准备皮下手术。” 埃隆回答道。他摸了摸自己脑后的iCyborg接口,是时候卸载了,他想。埃隆打开了自动驾驶,把自己从外骨骼中挣脱出来,舒服地飘在失重的半空中。空间站在地球的另一面,飞过去还需要一些时间。

中东大陆已处于晨昏带,地面的爆炸闪光在太空也依稀可见。

---

POV篇

---

乔纳森

I
乔纳森-艾维独自一人站在阴冷的船坞下面,等待。天是阴天,咸湿的空气又粘又冷,吹得他的头发透着一股盐味。纵然穿着厚实的黑色防水大衣,却依然感觉得到海风的寒气。船坞巨大而空旷,铁锈色的船坞壁高达五十米,站在墙根看不到顶。潮很低,船坞壁裸露的水线以下连绵不断地粘着死掉的贝壳。海浪抵达船坞宽大的入水口时已经有气无力,水声琐碎地在船坞里回响着,单调,但又让人心烦意乱。

但相比那巨大的金属摩擦声,水声真是不算什么了。乔纳森头顶巨大的龙门吊是和船坞一样的旧铁锈色。横跨船坞的左右两侧,龙门吊拖着一根有人腰粗的铁链,在他的头顶发出乌鸦般的吱呀声,仿佛那连着铁链的粗钢梁随时会断裂下来把他砸成肉酱。铁链的另一头通往海里。龙门吊在往陆地方向间歇地移动,挣扎的引擎每次只移动一米,把海里的什么东西往船坞里拖。

许久,铁链的另一头终于露出了海面。那是一艘巨大的潜艇,铁链拴在乌黑的舰首。舰首挂上了船坞的金属入水甲板,乔纳森的脚下如鼓面般震动了一下,金属吱呀声越加尖锐刺耳。龙门吊把潜艇生生地在甲板上拖行。每拖一米,龙门吊的引擎都要暂停,重新冷却、加压,涡轮的充气声仿佛是一个巨人为了拖动这头海里的巨兽而蓄力。每拖一米,潜艇的外壳就在船坞的金属甲板上拖出一声令人惊恐的巨响,像是坚利的指甲在黑板上刮擦的声音再放大一万倍。在这种让人眩晕的噪音中,潜艇慢慢冒出水面,仿佛退潮时沙滩上露出的腐败鲸骨。高耸的舰桥差不多和船坞壁一样高,通体黑色的船壳上满是寄生的水草和贝壳。每拖一次,海水就从船体上被震落下来,水滴冷硬如冰雹,砸了他一头一脸。水汽和噪音迷漫了整个船坞。正常的船不可能如此失修,难道是打捞出来的沉船?强纳森抬起肘遮住脸。不是。当潜艇的尾部终于也被拖出海面的时候,透过令人几乎睁不开眼的水汽,他发现这艘潜艇三层楼高的螺旋桨依然在旋转。螺旋桨出水时激起了遍天水花,伴随着划破空气的呼呼声,一股机油烧焦的味道混着海腥味冲入了他的鼻子。金属摩擦声震耳欲聋,螺旋桨徒劳的在空气中切割,潜艇仿佛是一头被捕获的巨鲸在哀鸣。空气中的水汽更浓了,乔纳森不再看得见舰尾。他惧怕那螺旋桨说不定就会突然出现在面前、把他切成碎肉,乔纳森沿着甲板向高处跑去。

这艘潜艇没有名字,舰首原本应标示着名称和编号的地方一片漆黑。乔纳森想不起来自己为什么会等这艘船。他只依稀记得,这艘潜艇里面有他等的人。他又觉得这艘船迟到了码头几十年。

潜艇静默在船坞甲板上,只剩螺旋桨的呼呼声。龙门吊也静止了下来。周围依旧怪异地没有一个人。乔纳森鼓起勇气,裹紧大衣,重新在向这头垂死的钢铁巨兽走去。在漫天的水雾中他看不出三米远,水汽已经完全湿透了他的头发和脖子。乔纳森眯着眼,伸出左手在面前探路。当他的左手终于触摸到潜艇的船壳时,他感觉那金属透出一种怪异的温暖,船壳上湿粘的海藻仿佛在蠕动。乔纳森垂在身边潮湿的右手突然被一个娇小温暖的手握住。在这如末日般湿冷绝望的船坞里,这只小手是如此的突兀而又如此的充满希望。他转头看到了手的主人。那是一个小女孩,圆脸,金色的头发,深紫色的眼睛,奶白色的皮肤完美无缺。“你们都会死。”小女孩用一个成年人的音调说,“我带你去看。”。无法抵抗的眩晕捕获了乔纳森。空气中的水雾不可思议地开始泛出白光。周围的噪音开始褪去。他撑在船壳上的左手忽然失去了支撑,扑了个空。在乔纳森觉得自己快要丧失神智的时候,他别无选择地握紧了小女孩的手。


II

“心跳:150”
“脑波图形正常”
“神经界面稳定,挂起中”
“艾维先生,听得见我说话吗?看这里”


乔纳森睁开眼,觉得恍如隔世。一个医生正在用手电照他的瞳孔。他不耐烦地挡开了手电。这是一个类似ICU的病房,房间里堆满了各种计算机和仪表。病房外站着一群西装革履的人盯着他看。他想了很久,终于想起来那是苹果公司的整个董事会。

图灵单元测试通过率 5%,改进5%。一个工程师宣布道。
多久了?乔纳森问道。五分钟。同一个工程师回答。但乔纳森觉得他在那个船坞至少站了一天。
再次接入。乔纳森说。

(待续)